Studio

Time Wheels - ORIS的時光之輪

filmed via hot drive / text via 寶總裁
想像一下:當一輛車的速度快到一個程度後,站在路邊盯著橫在眼前公路的你,可能會完全看不到這輛車曾快速的從你眼前橫向開過去,但你能說這輛車從不曾存在過嗎?

“速度”這件事其實挺有趣的,明明車內的駕駛知道他正開著飛快的車子,但路邊的人卻沒看見他!不過這看似無聊的問題,卻大大解釋了“速度與時間”的關聯性,而這不但是“愛因斯坦狹義相對論”的基礎,也是我們為了製作ORIS這支30年前的復刻賽車錶~ChronOris Date,及另一支~Williams 40週年的廣告影片,而聯想到的畫面,只不過,我們不是科學人雜誌,也沒有能力拍出“星際效應”的那種偉大的電影,所以只能用一種比較“人性化”的方法來切入『速度與時間』這個議題。

首先是為了契合“Oris復刻賽車錶”的主題(請注意不是復古而是復刻,因為ORIS早在幾十年前就製作賽車錶了),我們在“到底車子要老到什麼程度”就想了好久,因為直覺想到的都是Rally Nippon那種活化石老爺車,要不就是五六零年代那種一長條、中間有一個洞的“熱狗型賽車”,但即使我們身為經典90的官媒,也必須承認我們到目前為止,90社團中還沒有如此誇張的社員出現,直到有一天望著我桌上的AA 1/18 E30 M3 DTM,才想起竹北那位親切和善的大順哥,他不就有一台完美的1:1 DTM E30 M3嗎?而且他那輛M3甚至連世界公認最經典賽車彩繪的M Power塗裝都自備好了。


這輛E30 M3 DTM早在去年就成為我們的作品了

問題是:那E30的對手車~190E 2.5-16 Evolution II啊是能借的到膩?

這怪物就是當年賓士的DTM神獸:M. Benz 190E 2.5-16 Evolution II (照片取自網路)

不好意思,人稱寶總裁的小弟我,也身兼台灣最大老車社團“經典90”的媒體總監,而這輛『緊繃霸告』其實也出現在2014的『90環島紀行』了?據了解這輛當年僅生產500輛的Evo. II台灣曾有兩台,聽說一台已不知流落何方,而參加環島的這輛其實也正完美無遐的被台灣RUF總代理~Hub Autos哈伯汽車的老闆,同時也是台灣知名賽車手~Morris 所珍藏著。只不過,這位Morris在台灣是個低調到幾乎沒幾個人跟他說過話,而且這輛Evo. II在日本已經是3,000萬日元起標的頂尖收藏品,那Morris真的會借我嗎?

三年前90環島影片中的驚鴻一撇

在我三稱『感恩Morris、讚嘆Morris』完畢,然後就是你們此刻所看到的這支影片了,畢竟這是台灣車史上第一次有人將這兩部90年代的頂尖賽車同時入鏡,且是以影片的方式製作。雖然我不確定未來還有誰有機會這麼做,但想到三個月前我們也是把BMW的WTCC工廠賽車給開上了馬路,這件事好像也沒人幹過,所以我只能說:整個2017年,我們真的做了很多誇張的事,所以請你們真的要好好珍惜我們Hot Drive,因為像我們這種汽車網站,台灣幾乎是0。(跪求請把粉絲團給讚爆)
關於這二輛DTM經典賽車
再來聊聊這兩部8~90年代的經典賽車吧:從1986~1993年的八年間,M. Benz的190E(W201) 跟BMW的M3(E30)在DTM德國房車大師賽的爭鬥,已到了其他車好像都是來陪跑的感覺,你要說我的說法欠公允,那請你去Google『DTM 1990』這組關鍵字,就會發現70%的照片都是這兩輛車的大正面及大側面的特寫照片,而其他品牌的照片要不就拍的模模糊糊,不然就是大堆頭的分不清照片中的主角車是誰。那是否表示這兩輛車的重要性已經被Google演算法給證明了。
這兩輛車在全世界會這麼紅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她們都是純為參加“德國房車大師賽/DTM”而生產的車輛。但如果你認為我這是廢話而回我說“哪輛賽車不是特別生產的”,那我只能說你要再用功一點了。事實上在那個汽車成長較慢的8~90年代,身為汽車大國的德國DTM賽會,為了讓賽車成為道路車的研發平台,而不是讓車廠只是為了要贏,而投入過多不合理資源所打造的怪獸車,所以DTM才會建立一個『市售500台才能參賽』的規則。

這個立意良好的規則雖然能促進車廠把賽車的高端研發下放到市售車,但問題是:那也要這輛賽車的本體值得繼續搞下去才行啊...

1985 DTM的戰況 (照片取自網路)

其實在1985年,DTM場上還有著Ford Sierra RS500, Audi 100等一群強悍對手,當時BMW的M635csi也還在場上,但這也逼迫原先以標準E30車身323參戰的BMW,卻因為輪距較窄、空力效應、車身鋼性、引擎力量都不足的狀態下,面臨強化瓶頸的窘境。所以,在1986年才出現的M3,在有著用更寬的輪距來強化過彎能力的同時,也順勢創造四輪外擴的可樂瓶車身來同步解決空力效應的問題,而車身後半部的抗扭曲性,也在重製“車頂後半截整塊再連到車頂的兩側C柱”後,獲得明顯的改善,至於順著“新的C柱線條”而產生的後行李箱蓋跟ㄇ字型尾翼,也是由輕量化的FRP塑鋼所重新打造。(很多人都以為M3的C柱只是在原來C柱上加上蓋板,其實大錯特錯)

當年E30 M3 M Team跟Schtnitzer共組廠隊的M彩繪,已經是世界性的賽車圖騰 (照片取自網路)

而賓士面對BMW M3的強勢進化,除了也把190E的引擎從2.3-8V、2.3-16V、再擴缸到2.5-16V,甚至之後帶點小空力的Evo. I也出現了,但好像還是很難面對M3軍團的壓迫(因為除了廠隊外,還有很多車隊也都選擇M3)。直到有著最誇張的空力套件,也是本片中的Evo. II出現後,才有能力對抗強大的M3軍團。且不論Evo. II日後的戰績如何,但就因為這種軍備競賽,讓量產車的生產線很難隨之配合,所以你才會看到這輛最末代190E 2.5-16 Evolution II的排檔頭上,標示著51/500的歷史印記,因為她就只生產了500輛。


雖然統哥有提到這500輛的前49輛都是比賽車,那片中“這輛51號”豈不是道路版的第二輛?雖然我無法考證統哥所說(這真是大不敬),而以上所提的很多資訊也很難考證,但我已能完全腦補出當年賓士就是為了幹掉BMW,還搬出英國的Cosworth來一起“倒引擎”,再用插隊生產線的方式硬湊出500輛2516 Evo. II來符合DTM參賽資格。(2516是台灣人對2.5-16V這190W子車系的簡稱,但因為要分清楚其中版本,則Evo. II就要“敬稱為Evo. II”了)

仔細觀察這輛2516 Ev0. II的誇張空力套件,會發現她加在四個葉子板的輪弧都有向後拉斜的線條,這除了實在不像當年賓士的設計風格,也跟較方正的車身呈現一種很奇怪的組合,至於超大的ㄇ字型尾翼,究竟會產生多大的下壓力也不得而知,不過我想公司內的保守派也可能會為這車的怪異長相而吵成一團吧。而在當年Evo. II被推出Pit的那一瞬間,那種驚世駭俗的詭異造型,一副要跟你M3戰到你死我活、天荒地老的架勢,一定會讓很多“自以為啥沒見過的賽車工程師”的下巴掉滿地。

看看Evo. II車尾這誇張的板勢,很難想像對手一看到時,會說出什麼字眼...(照片取自網路)

美好的經驗,我親自設計彩繪

把這兩輛“傳奇賽車”的背景交代到這裡,我想你就會理解為什麼要找她們來入鏡,而且也因為在台灣,我們也“只能”找到這個組合來傳達“穿梭古今的ORIS復刻賽車錶“這個概念了。而且為了向DTM致敬,Morris也同意讓我們施作彩繪,但看到這裡,我想也應該勾起你想起當年場上那麼多不同車隊的Evo. II裡,最有名的就是那輛黑底的SOxxx牌的廠車吧。所以在這輛51號車也是黑色的同時,設計這輛『DTM Evo. II / ORIS Ver.』的神聖工作,就由我自己來處理了。

在哈柏汽車施工彩繪(當時真怕漆面太久,到時撕起來會完蛋,結果好險沒事)

關於ORIS與威廉士F1車隊的聯名合作

熟悉機械錶的人一定知道手錶與賽車的緊密關係,而且手錶與賽車的聯名贊助也早就行之有年,但ORIS從2003年就成為Williams F1的合作夥伴,這連續14年的合作絕不只是支付贊助金換來貼幾張車身貼紙而已。基本上無論品牌位階孰高孰低,但雙方都要在品牌形象跟產品品質達到門當戶對的情形下,才有可能成局。所以作為贊助商的ORIS除了要在“複雜、精準、美學”這些機械錶的必要條件上達到世界標準,像是ORIS近年在自製機芯的不斷進步,還是創意能量充實的發展各種主題表款等,絕對都是Williams這家F1頂尖車隊考量的重點之一。不然以創辦人威廉士先生以一介頂尖賽車狂人,也被英國女皇授封為Sir Frank Williams / 威廉士爵士來表彰他對英國的貢獻,我想以他的一世英名,選擇一個讓Williams F1更顯光芒的品牌不僅必要,也是只許成功的。

1977年,Williams車隊的兩位創辦人Patrick Head及Frank Williams(右)的合影 (照片取自網路)

當速度脫離時間,萬物有何改變?

一開始就提到的『速度與時間的關聯性』,簡單說宇宙中並沒有“時間”這個物質或元素,那完全是古早人類藉由觀察日月星辰、洪荒異象的規律運行後,才創造來量度這些事件或物質的工具,至於火星人對這有什麼看法,則是要去問寶傑了。至少對活在真實世界的人們來說,『一旦沒有了時間,速度要如何被定義?』

所以這就要講到Joe哥跟統哥的大力支援了,從他們身上除了讓我看見資深玩車人對老車的熱愛,他們也不會因常接觸新車,而忘了老車的純粹原始所能給予駕駛者的感動。也雖然他們是受邀擔任駕駛,但拍攝時他們完全是『過著自己的生活』般的自然演出,這點我相信你們也能從片中看出他們的眼神並沒有在演戲,很多時候他們就很自然的就開起來、尬起來了。而當下很多車輛的動態鏡位也不用我們多解釋,只要我們麥導用兩手模擬一下兩車的動態,然後他們兩個就很理所當然地完成了,甚至還說『要不要再快一點,我們其實還可以的!』(抱歉,是我們攝影車追不上...)

跟我們心中台灣第一試車手~統哥的合作,除了非常愉快,也能學到很多東西。他佩戴的則是限量1,000支的Williams 40週年紀念表

駕駛190E 2.5-16 Evo. II的Joe~季方泉,不但是位咖啡職人講師,也是資深賽車手,更是Caterham台灣的總經銷,他佩戴的就是今年復刻的主角~ChronOris Date 賽車錶

當然這一切還是要感謝“ORIS台灣分公司”的支持,雖然整個過程都要對瑞士總部提報,但以我在廣告業服務過的外商客戶來說,“ORIS台灣”竟然能讓瑞士原廠支持這個計畫,全片採用台灣的元素來拍攝屬於“台灣在地故事”的形象影片,我想這對很多只會花大錢找明星站台拍照,除了發發平面,或製作成很有疏離感的人形立牌的外商品牌來說,ORIS不但展現出非常在乎台灣的態度,也立下一個真正深耕台灣的重要指標。至少我從沒想過這樣一支屬於台灣玩車人的影片,卻被一個異業的知名外商手錶品牌所青睞。


所以如果你考慮買支外型經典耐看、用料做工實在、價格合理也不浮誇的瑞士機械錶,你真的可以考慮戴一支ORIS。

當人們的時間是伴隨著速度前進,即使精彩卻終會流逝,可是當速度與時間一旦脫鉤,深愛老車的我們將駕著時光之輪穿梭於兩極象限中,享受自己的馳騁人生,而這些Old School的汽車故事也將會雋永存在!
adad
留言 / Comments

您尚未登入會員,請登入會員即可留言。

登入 / Login密碼 / Forgot Password加入 / Join

more / 更多留言
×

Sign In / 留言登入

一般留言使用社群身份就可以了...

Facebook 微博


當然你也可以申請一個帳號...

更新驗證碼

加入會員

×

忘記密碼

輸入您的資料,我們將寄送密碼到您加入會員時所填寫的電子信箱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