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 / Test

IPE 全鈦合金排氣管的故事:Sounds of breaking wave / 破浪之聲

film via ironster, text by Cliff Lee, Directed by Bruce Lee

跟IPE是一段奇妙的緣分...

我們拍車這幾年,其實有幾個品牌是我們一直好奇,但卻始終沒去接觸的,而IPE就是其中之一。因為之前我就發現這家公司無論從Logo質感、網站設計、影片及照片的風格等視覺上看起來,IPE相較於多數國內品牌,算是已經很精緻有型,視覺架構也很完整了,而且既然IPE已經有人在服務,我的個性上也不太喜歡主動去搶別人的生意,所以就只有從車友間的資訊,被動地得知IPE的訊息。但直到一位跟我差不多年紀,名片稱謂是總經理的簡先生推開我公司的大門,才開始了我們跟IPE的奇妙緣份...

本以為早已佔據國外超跑排氣管一大塊市場的IPE,他的主事者想必是位狠角色,要不也是個指高氣昂的超跑哥,但眼前這位既謙卑又客氣,從頭到尾只做½沙發的簡總,除了是我事先沒想過的外,他背後所代表的一切,才是我所驚訝的,尤其是:他還竟然是『2016年十大青創楷模』。

從學徒到創業,這一跤跌得讓人心

很多玩車人都不愛唸書(嗯,至少我是...),但很多人是玩車玩到破產,但簡總卻是玩到有自己的一片天。從學徒起家的簡總,除了有一身純熟的實作經驗外,也在自己創業後爭取到國外品牌的代工單,而在當年無論是國內國外,改裝排氣管的材質不是鑄鐵就是不鏽鋼(俗稱白鐵仔管),了不起再來個炭纖殼尾飾管,厲害一點的就來個七彩鈦尾管,然後就弄個悚悚的名字跟Logo後,就出來江湖混了。當然,簡總那時也跟大家做著一樣無聊的事情,不過就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簡總經歷了破產危機,而這一大跤不但讓他的妻子離他而去,也逼著他向母親借房子去質押借款而硬把工廠撐下去,只因為他還有未完成的夢!

拍寫,我未經簡總本人同意,就直白寫出前面這段悲傷的故事,是因為很多創業家都曾經有著類似的困境,可無奈的是現在社會常有著莫名的仇富氛圍,所以我想透過這段小故事讓大家知道:『別人的成功不是偶然!換作是你是否撐得下去?』

要想賣給金字塔,要先知道他們想要什麼

講點勵志的部分好了...自從這筆借款讓簡總搖擺渡過了危機,他收拾起悲傷的心情,卻發現在這場金融海嘯後,為什麼多數人是體無完膚,而是什麼人能全身而退呢?廢話,當然是有錢人!但為什麼有錢人能在當年一片低迷的景氣中,仍然能如此任性的消費?答案是:頂級的品質及服務


其實這也是廢話!大家都知道“有錢人跟我們想的不一樣”,問題是哪個老闆不想做金字塔的生意?但要如何達成頂級的品質及服務呢?在改裝排氣管這算傳統製造業的思維中,尤其是台灣多數的老闆只在乎眼前的生意有賺就好,剩下的錢拿去玩樂比較快,而要他們在有限的資源中提撥出龐大的研發預算,只為了找一個未知的答案,這簡直比割掉身上一塊肉還要難?更何況,當時還在土炮階段的簡總,才正從大傷的元氣中嘗試走出來。

看看韓國的三星就知道:品牌是能用錢砸出來的!但再看看我們的浩鼎,也會發現品質能否跟上,不一定是巨額的研發預算或放放風聲,就保證能成功的...其實問題常出在主事者的一念之間:經營穩扎穩打、信念絕不回頭!

大家都知道重點不在模仿,而在啟發!但你敢跳下去做嗎?

當簡總看到一個年輕,卻以鈦合金為主打的品牌:AKRAPOVIC / 蠍子管,這牌子十多年前從重機鈦管切入,才幾年就一路風光跨進汽車領域,甚至火力直指超跑市場。而市場這股鈦管的風潮也在AK的炒作下一發不可收拾。可就在其他業者只在想怎麼自救白鐵管市場的時候,他卻反過來想一件事:如果我也能把鈦管做到像AK一樣好,那我是否也有機會?這當下的決定,讓他啟動了企業改造計畫,而第一步就是:把Logo改了!


我因為本行是品牌行銷與形象設計規劃,看多了企業主死抱著祖傳老牌子不放,卻幻想著有位神人來幫他們做『老店新開』,而且還不能太貴。但他們從企業的文化本質、產業特性,到能不能找到適合的品牌行銷團隊,都註定了這個品牌最終能否成功改變。而只有少數企業主,才敢在檢視清楚自己品牌的殘餘價值後,做出這種大膽的決定。

你的網站是做來給人查資料的?還是真能帶來生意?

如果你還不知道IPE到底多厲害,那你真該上網查一查!今天的IPE,已經能讓你在網路上花上一段時間,好好看看國外一堆數不清的、但多是由車主自拍的影片跟照片了,而雖然IPE在全球的業務據點仍在開展中,但問題是這些外國車主自拍的IPE噴火音爆影片,產品究竟是從哪來的呢?答案就是來自IPE官網的網路交易啊!IPE除了常常接到國外車主直接寫信來詢問購買,但因為見不到面,所以他們除了很謹慎的記載每一位車主的需求外,必要時還在自行吸收差旅費用的狀況下,直接飛到國外進行現場安裝,因為IPE知道:『只有直接的客人,才是最好的業務!』,這跟台灣很多代工做到大尾的製造商,對單一消費者的射後不理,還嫌客人問題太多的心態,真的很不一樣!

進入鈦管的終極領域:芭蕉

現在的IPE,技術已經推進到連AK都做不好的『芭蕉鈦』(也就是從汽缸出來,好幾根彎彎曲曲的頭段),而這也是鈦合金排氣管的最後一塊終極領域。試想當底盤架起來,看到兩根直直的鈦中段,還有尾段的鈦消音包跟尾管,就已經讓人high到不行了,那麽八根、十根、十二根鈦芭蕉段相互纏繞的視覺衝擊,簡直就跟乾柴烈火的男女一樣,是一種完全不能用文字形容的快感了(我到底在說什麼?)

五味雜陳的結案心情

很少有案子在做完後,讓我心中這麼百感交集的。

因為IPE在高雄,所以在這案子的提案過程中,我必須多次一日高鐵來回的!老實說每次我自信滿滿地去提案,但到現場卻常遭受他的質疑挑戰,更別說”另一位被簡總的友人推薦,又讓簡總三顧茅廬,只為了請出這位已經光榮退休、頭髮花白、但卻出身光電產業的吳英哲副總”了。吳副總在會議休息時,總是能和我談笑風生,但會議上卻常對我們的影片提案提出尖銳的意見,但有趣的是他甚至嘗試幫我們找出更好的方案,我想或許簡總需要他的原因,就是要仰賴他寶貴的人生歷練吧,這在許多台灣企業仍習慣以家族型態經營的狀況下,顯得很特別。

在幾次回台北的高鐵上,處理完氣餒情緒的我,最後也還是要冷靜下來,想想今天他們所提出的問題,為什麼會讓自信滿滿的我一槍斃命?但就像我二十年來的工作習慣:每個案子結束後,無論過程好壞,總要強迫給自己找個正面的學習點,我就會想起簡總對我說過的一段話:『你可以拿錢來抄產品、抄行銷,但你永遠抄不到經營心法跟強大的意志力!而就算你抄到了點皮毛而沾沾自喜時,而我已經重新破壞自己、又重新建構新的自我了!』不管你覺得簡總這段話是否很狂妄,但他卻很真切寫實的點出一家頂尖企業之所以能基業長青,勢必得經歷無數次的解構重組、失敗創造的恐怖循環中,透過主事者的自省與堅持,才能縱使帶著滿身傷痕,卻仍有自信笑容的走下去。

因為IPE,灣從此擺脫土炮身份

說句得罪人的話:先不管台灣眾多排氣管業者做的好不好,但在IPE之前,很多人都會稱台灣排氣管為『土炮』,也不管這是否為戲稱,但從IPE出現後的這六年來,我相信現在台灣應該沒人敢稱IPE是土炮了。因為如果連很多國外超跑都愛用、如果連『AK』都沒把握做好的鈦芭蕉、如果連『杜拜金的全段鈦金燒色』都能說服『中東油王』寫信要來買,最重要的是,他只要差不多蠍子的半價,而且不止超跑,連1A2B或其他性能車都有,所以如果你到今天還在嫌他是MIT,那我想,目前地球上應該沒有排氣管能滿足你...


當然,如果你能叫NASA做一組噴嘴給你,還是說你是開電動車的,那你要怎麼嫌,我也沒話說了!

adad
留言 / Comments

您尚未登入會員,請登入會員即可留言。

登入 / Login密碼 / Forgot Password加入 / Join

more / 更多留言
×

Sign In / 留言登入

一般留言使用社群身份就可以了...

Facebook 微博


當然你也可以申請一個帳號...

更新驗證碼

加入會員

×

忘記密碼

輸入您的資料,我們將寄送密碼到您加入會員時所填寫的電子信箱裡。